冻柠茶

世间独行。

看你的小诗。
我选择相信你。
我再任性一次好了。
你知道吗,这里面最让我感动的就是那句....等我们老了有的是时间。
也许我是存在于你的未来的。

希望爱情是站在我们这边的。

故事屋-01.红豆汤

小米终于辞掉了工作。

带着一份轻松,昂首阔步走出公司大门。


大概是我平常表现过于孩子气,爱撒娇,爱黏着母亲,于是她便一直把我当成孩子看,却忘了我已经二十五岁,有自己的思想和做事方法,却也同时记得我二十五岁,该是嫁人的年纪了。


我大概遗传了父亲的孤僻,乖戾,以及不善言辞。


与父亲的疏离从小便开始。应该是从我上小学后开始。现在我已记不得与父亲亲密的时候,可以说屈指可数,更可以说毫无记忆。父亲能说的与我亲密的时刻,也无非就是我幼儿园放学后他带我回家路上给我买了就炸面包吃,又或者是年幼时给我喂饭,又或者是带我去动物园玩儿,看河马,无非就这几个老调重弹,很明显都是在我年幼时的事情。打从我懂事起,我们的关系就是不断撕扯,怒吼,吵架,冷战,逐渐疏远,直至今日的冷漠和厌恶。


人们常说,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。那我想,我们应该是仇人吧。

我与父亲

与父亲的疏离自幼开始。

父亲三十岁才有我这个孩子,于那个年代已经算晚。那时候父亲尚是壮年,而我正好年幼。

年幼的我乖巧,懂事,听话,大人眼中的好孩子。毕竟是孩子,学习这件事对于我,开始时也是吃力。

为你好为你好为你麻痹的好

Mind your own business。别他吗瞎逼逼。

好喝!放肆一下!

到了这个年纪,很多问题都是自己去解决,不问别人,提问时自己心下已经有了答案,询问大概只是想得到一个安慰自己的答案。

也渐渐明白苦痛和脆弱不可轻易言说,因为个体的价值观成长背景都不尽相同。很多时候自己放在心里即可。

 
1 / 5

© 冻柠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